Keystone 科石官方博客

組織效能與人才管理顧問

科石發布:注意,新一輪國企工資改革不等于加薪,既有激勵,也有上限和約束

國務院國資委于2018年5月25日印發《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意見》強調了“以增強國有企業活力、提升國有企業效率為中心,建立健全與勞動力市場基本適應、與國有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的工資決定和正常增長機制,完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監管體制,充分調動國有企業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钡闹笇枷?。

科石結合自身咨詢實踐經驗,對《意見》內容簡單梳理,內容參考如下:

什么是工資總額?

工資總額指由企業在一個會計年度內直接支付給與本企業建立勞動關系的全部職工的勞動報酬總額,包括工資、獎金、津貼、補貼、加班加點工資、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等。

《意見》同時明確規定,要實現職工收入工資化、工資貨幣化、發放透明化。嚴格清理規范工資外收入,將所有工資性收入一律納入工資總額管理,不得在工資總額之外以其他形式列支任何工資性支出。

科石解讀:

更清晰,更透明,部分國有企業通過工資總額之外列支的方式將面臨風險,工資外收入將逐級被清理。

改革后的國有企業工資總額該如何確定?

綜合考慮勞動生產率提高和人工成本投入產出率、職工工資水平市場對標等情況,結合政府職能部門發布的工資指導線,合理確定年度工資總額。

企業經濟效益增長的,當年工資總額增長幅度不超過經濟效益增長幅度范圍內確定。分兩種情況:

1、 當年勞動生產率未提高、上年人工成本投入產出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或者上年職工平均工資明顯高于全國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的,當年工資總額增長幅度應低于同期經濟效益增長幅度;

2、 對主業不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企業,上年職工平均工資達到政府職能部門規定的調控水平及以上的,當年工資總額增長幅度應低于同期經濟效益增長幅度,且職工平均工資增長幅度不得超過政府職能部門規定的工資增長調控目標。

企業經濟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調整等非經營性因素影響外,當年工資總額原則上相應下降。其中:

1、 當年勞動生產率未下降、上年人工成本投入產出率明顯優于行業平均水平或者上年職工平均工資明顯低于全國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的,當年工資總額可適當少降。

2、 企業未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工資總額不得增長,或者適度下降。

企業按照工資與效益聯動機制確定工資總額,原則上增人不增工資總額、減人不減工資總額,但發生兼并重組、新設企業或機構等情況的,可以合理增加或者減少工資總額。

科石解讀:

本段為《意見》核心內容,體現了經營業績和人效兩大因素對工資總額的影響,可以參考經濟效益增長率,但不能超過。當經營效益下降時,工資總額也會相應降低。

因此,網傳“國企要加薪了”這種話明顯存在嚴重誤導,政策導向是經濟效益做出來了,工資總額有增加,有加薪,但也不能超過經濟效益增長,所以有激勵也有上限,經濟效益沒做出來,會降薪,有激勵也有約束。

充分體現了工資分配既有激勵又有約束、既講效率又講公平。建立工資與經濟效益同向聯動、能增能減機制,經濟效益增長,勞動生產率提高,勞動報酬同步提高。

激勵有了,有考核指標嗎?

《意見》規定,分類確定工資效益聯動指標:

1、 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有企業,應主要選取利潤總額(或凈利潤)、經濟增加值、凈資產收益率等反映經濟效益、國有資本保值增值和市場競爭能力的指標。

2、 主業處于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主要承擔重大專項任務的商業類國有企業,在主要選取反映經濟效益和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指標的同時,可根據實際情況增加營業收入、任務完成率等體現服務國家戰略、保障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運行、發展前瞻性戰略性產業以及完成特殊任務等情況的指標。

3、 主業以保障民生、服務社會、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為主的公益類國有企業,應主要選取反映成本控制、產品服務質量、營運效率和保障能力等情況的指標,兼顧體現經濟效益和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的指標。

4、 金融類國有企業,屬于開發性、政策性的,應主要選取體現服務國家戰略和風險控制的指標,兼顧反映經濟效益的指標;

5、 商業性的,應主要選取反映經濟效益、資產質量和償付能力的指標。

6、 文化類國有企業,應同時選取反映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的指標。

科石解讀:

充分體現了分類管理的思路,體現了新時代國企發展方向和關鍵使命。

資總額管理、工資分配管理和監管機制方面,有哪些改革重點?

全面實行工資總額預算管理。對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國有企業,工資總額預算原則上實行備案制。其中,未建立規范董事會、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內控機制不健全的企業,經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認定,其工資總額預算應實行核準制。

工資總額預算周期為一年,可探索長周期,但不超過三年。

強化工資總額預算執行。

科石解讀:

改革工資總額管理方式是《意見》落地的關鍵一環,《意見》進一步強化了預算管理和執行過程中的監督。其中,備案制與核準制是重點。市場化程度越高,內控機制越健全,工資總額管理自主權越高,這將進一步促使國企加快改革步伐,提升治理水平。

在這部分中,對深化企業內部分配制度改革方式的表述更貼近市場化薪酬管理機制,《意見》寫道:“以崗位工資為主的基本工資制度,以崗位價值為依據,以業績為導向,有一定競爭力。向關鍵崗位、生產一線崗位和緊缺急需的高層次、高技能人才傾斜。 ”

從整體來看,《意見》體現了新時代國企發展新思路,有激勵,也有約束,勢必將進一步激發了員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是提高國有企業市場競爭力的關鍵舉措,也是一系列國企改革中的代表性事件。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时时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