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stone 科石官方博客

組織效能與人才管理顧問

如何短平快的理解供給側改革影響下的國企改革?

首先什么是供給側?從經濟學角度看,大家耳熟能詳的投資、消費、出口“三駕馬車”,屬于需求側的三大需求,與之對應的供給側則聚焦生產要素的供給和有效利用。

與過去注重通過刺激需求側,拉動經濟的增長方式不同,供給側改革強調從供給側發力,促進經濟供給能力的提升。重視解決長期問題,從根本上促進經濟健康增長。勞動力、土地、資本、創新是供給側改革的四大要素。

習總書記在7月4日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上講必須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7月26日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又提到“去產能和去杠桿的關鍵是深化國有企業和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足可以看出當前新一輪國企改革的緊迫性。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等,這些都與國企改革密切相關。

中國的供給側改革不算新鮮。92南巡后,全國掀起了一輪加速投資的高潮,國企積累了大量低效產能,又疊加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危機對中國出口的沖擊,危機從需求端傳遞到供給端,國有企業大面積虧損。于是國家被迫采取偏緊的貨幣政策,同時進行供給側的改革,以行政方式終止重復建設、清理過剩產能,這一輪供給側結構性調整統稱為“國企改革”,并一直持續到2003年前后。加入WTO之后,中國經濟出現持續的高增長,位于上游領域的大型國有企業更是水漲船高,國企改革推進放緩。08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為刺激經濟展開巨大投資,在銀行極度寬松政策扶持下,國有企業開始擴張(包括海外),最終的結果,國企部門又產生了產能過剩、庫存積壓以及杠桿率過高的問題。兩次教訓都具有共同的原因,帶來國企債務率過高,更多銀行壞賬,威脅經濟穩定與成長。

習總書記提到的做強做優做大,體現在國企改革的舉措上,實際上重點有兩個:

一是制度性改革,這是老生常談,處理好政企關系,提高治理水平與市場化程度,實行職業經理人制度。有效激勵,根據企業狀況,推行職工持股制度。刺激活力,最終成為公平競爭環境中的市場主體。

第二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遇到的難題,去產能、去杠桿、去庫存,清理僵尸企業等,難度很大,推進緩慢,因為瀕臨倒閉的僵尸企業關系與地方政府、銀行的利益有關,也涉及到失業等問題。

從2015年財政部數據看,煤炭、鋼鐵、有色等行業,繼續處于虧損狀態。煤炭行業虧損面超過了80%,鋼鐵行業虧損面也達到了40%,煤炭價格跌成了白菜價,大中型鋼鐵企業的主營業務繼續虧損。更重要的是,國有企業在利潤下降的同時,財務費用卻在不斷上漲,國有企業加杠桿現象是非常嚴重。也就是說,很多企業都是在依靠杠桿艱難生存,一旦資金鏈出現問題,就會給整個行業的穩定帶來嚴重沖擊和影響,甚至引發區域性、行業性金融風險。學過《政治經濟學》的人都知道,教科書上曾經出現過的案例,資本家為了維護牛奶價格,寧可將牛奶倒進大海,也絕不降價。但是,從目前煤炭、鋼鐵等行業的實際情況來看,采取的卻是寧可一起死、也不愿共同生的策略,亦即價格越跌、生產越多,指望用數量換生存。結果,導致市場越來越混亂,企業日子越來越難過。毫不客氣地說,國有企業正面臨著少有的困難和壓力,經營狀況令人擔憂。

因此,從這個角度講,供給側改革的最大難點就是國企。

值得關注的是,2016年,國企改革追求“落實”,不然新一輪國企改革在2013年提出后仍會無限期拖延。保持關注的話,會發現從頂層設計、到時間表、路線圖,最近各地國企改革文件密集出臺,對接落實的試點方案紛紛涌出。

央企層面,從頂層設計來看,預計兼并重組、資產證券化、國資投資運營平臺這三個方面的力度會進一步加強。原因是這三個方向操作性強、有成熟可借鑒的案例,與供給側改革密切相關,考核容易。各地方國企的頂層設計也基本以這個思路為主軸。

全國超半數省份陸續出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方案,備受關注的上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方案在8月5日靴子落地,上海市政府在官網發布了《上海市人民政府關于本市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意見》,提了八個方面三十個細則。八大任務分別是:以制度創新為核心,著力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以科技創新為引領,著力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多措并舉降成本,著力減輕企業生產經營負擔;加快政府管理制度創新,著力提高行政效率;加快推動產業結構轉型升級,著力擴大有效供給;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為重點,著力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推進金融開放創新,著力防范金融風險;聚焦城鄉發展一體化,著力補齊薄弱環節短板。

上海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官方解釋目標是要解決四方面的供給問題:一個是要素的新供給,實現資本、勞動、土地、技術等要素資源有效配置;第二是制度的新供給,目標是實現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第三是結構的新供給,即通過結構調整和改革,實現傳統產業升級,加快培育“四新經濟”和高端先進制造業;第四是政策的新供給,通過降成本、補短板,化解金融風險和經濟風險,包括房地產風險等。

從以上上海的內容,供給側改革下國企系統內部的改革思路,可見一斑。不僅上海,山東、廣東等地,也都在頂層設計、產業布局、資本助力混改方面領跑。

結合供給側改革視角,國企改革的目的是要糾正行政性壟斷所導致的市場扭曲和資源錯配。達成治理產能過剩、推動“僵尸企業”退出、釋放更多要素資源、釋放市場空間、支持創新企業發展等目標。

中國漸進式的增量改革以及國企改革在過去30多年創造了奇跡般的經濟增長,而現在,國企改革已經不是漸進優化的思路,而是要刮骨療毒,避免將病傳染給金融體系乃至整個社會經濟。圍繞供給側改革背景,本次國企改革自上而下以及外部推動的力量都非常巨大,但長期存在的諸多根源性矛盾、思維定勢依然存在,因此仍然是一個巨大考驗。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时时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