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石觀點

戰略分解,穿過創新焦慮這片海

戰略是經營和管理活動的前提和導向。戰略要回答去哪兒、打哪兒的問題。戰略解碼則是回答如何去、如何打贏的問題。
 
年終戰略會,形態各異,虛虛實實。特別在近兩年,很多企業因為環境的不確定而對制定和分解戰略愈發重視,也因不確定而對制定戰略的意義感到懷疑、無奈或彷徨。
 
該不該制定戰略?
有的公司說,我們的戰略每個月調整一次,所以時時都在定戰略。這類公司要么沒有理解什么是戰略,要么就是連要做什么都還沒弄清楚的小微企業或瀕死邊緣的企業,從“活下去”的角度看,隨時調整戰略,確實沒什么問題,但不得不說,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不論環境如何變化,創造客戶,以客戶為中心,并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導向不會變化。有生命力的企業始終在關注:什么是不變的?我最擅長什么?如何賺錢并持續的賺錢?如何超越自我并贏得競爭,打造獨特組織能力,并保持這種核心。也越來越多企業開始重新像以前那樣,制定兩至三年,甚至三到五年戰略。
 
在思索、設計并分解戰略的過程中,最突出的就是如何平衡理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
有兩股力量決定戰略方針的制定,一是從未來到現在,未來在哪里?我們應該做什么?如何加緊創新,敏捷迭代。二是從過去到當下,順勢而為,發揮優勢,追求極致,夯實管理。
 
仰望星空與面向現實,關鍵是如何取得平衡,這個平衡點,就是當下、當年度、當期的戰略目標。
 
在實踐中,有兩不同的策略,分別都獲得了成功。
 
一是重在面向現實,一定程度上仰望星空。
 
由外而內開展一定程度上的業務創新,聚焦“主航道”,種好“一棵樹”。同時強化業務設計的先進性和資源的進步性,提升組織能力,設定具有前瞻性的年度目標。
 
與此同時,至關重要的是,需要由內而外驅動組織變革與人才發展。這件事情并不容易,因為組織和人,都是有慣性和惰性的,需要對抗他。華為說:“要用熵減和持續開放激發個體創造力”,就是希望通過持續激發組織活力和個體活力,來對抗組織惰性和個人的懈怠。這個過程,對管理的要求高,需要勇氣,并且會經歷痛苦,
 
什么樣的企業這么做?一沒錢,二沒人,三怕輸,四還只能靠自己。
 
其實適用于絕大多數。
 
任正非在2018年初內部講話時說:“聚焦主航道。堅決不在非戰略機會點上消耗戰略競爭力量,不僅因為我們沒這么多錢,也因為我們管理不好這么多拖油瓶。面對差異化的業務與人群,我們是要采用差異化的政策和管理方法,但差異化首先要從單一業務有效管理這一堅實的基礎出發。”
 
二是追逐創新,面向未來。
 
確保存量,爭取增量。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里,戰略生態化,產業鏈一體化,業務設計多元化,孕育黑土地,爭取多種樹。
 
與此同時,組織形式平臺化,組織管理有機化,推動內部裂變,與存量分隔開,創造獨立新業務板塊。
 
最著名的,就是Google的雙CEO制,一位管現在,管存量,確保正常,一位管未來(Google X),創新、試錯,確保領先。
 
阿里和騰訊的做法是內部孵化新業務,外部收割新公司,多產業覆蓋,打造無孔不入的戰略生態。
 
什么樣的企業這么做呢?如你所想,一有錢,或有別人出錢,二有人有品牌,好的人才趨之若鶩。三是規模大到不會輸所以也就不怕輸,
 
該如何做出選擇?
 
關鍵在于創始人和高層決策團隊。
 
創始人往往有兩大痛苦:戰略制定時的孤獨感,戰略落地時的挫敗感。
始終在仰望星空,卻又不得不面對現實,不痛苦才怪。
這個如何選擇的問題,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資源、管理和人才。
 
回到剛提到的“大多數”,你不是業內巨頭、頭部企業、投資公司或資本大鱷。那么戰略制定,既要老實點,也不能太老實,但終究還是要老實點。
 
如何做呢?以下觀點可能僅適用于剛提到的“大多數”。
 
我們需要重新理解環境的不確定性、戰略的敏捷性和業務創新,戰略或組織每月每季度都在變,可以理解,但要正確看待,核心是在存量業務、客戶的基礎上,是否具備這種創新的能力、實力,而不是創新本身,保持不敗,而后取勝,守正而后出奇。
 
孫子兵法中說:“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簡而言之,就是先占據不敗之地,然后慢慢獲得細小優勢。
 
曾國藩打敗太平軍,靠的是“結硬寨,打呆仗”。曾是一個愛用“笨”方法的人,他不喜歡取巧的東西,也不相信什么四兩撥千斤的事情。因為勝利果實從來不是強攻出來的,而是它熟透了,自己掉下來的。
 
美團王興在接受采訪時對記者說:“多數人對戰爭的理解是錯的,戰爭不是由拼搏和犧牲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組成的。”
 
華為今天做到一千億美金,任正非仍然在說,華為沒那么多錢,也沒有“偉大的戰略”,只有踏踏實實的干。
 
很多人因為創新不足而感到焦慮,沒有安全感,沒有定力。的確,聚焦客戶價值的創新很有意義,也是企業發展前行的動力。但我們要打造的,是創新的實力,而不是過度追求創新本身。包括業務的聚焦與組合設計、業務發展的時機與節奏,組織結構的創新,人才的獲取和發展,規避風險的能力,危機預案等等。
 
戰略的事情,不能因為不確定而不去確定。
 
靠意愿、運氣、破釜沉舟的勇氣并不能取得勝利,反倒有可能是非常危險的。一筆廣告、一次合作、一次組織變革、一套合伙人辦法可能會快速見效,也可能會無疾而終。戰略主題中,突破類、改善類和效率類主題,財務、客戶、內部運營、學習與成長等維度應取得一定均衡,又不失聚焦,企業這艘大船才能穩健前行。
 
所以無論是戰爭、商業還是個人層面,道理是一樣的,想要走出困境或取得勝利,靠創新,也靠耐心,勝利往往不是突發性地、奇跡般的,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按部就班地做好自己擅長且應該做的事,當時機來臨時,一切都會有所改變。

时时彩网站